沙雕希哥

可爱的男孩子当然是往死里日啦
可爱的女孩子当然是往死里宠啦

策约同人文——弟弟爱上我了?!

#cp策约,双兰

本篇为第二篇第一篇看评论↓
“你们班来了一个新转学生。叫什么玄策。?”说到这个名字守约突然抬头盯着木兰姐。木兰姐看了看守约继续说下文。

  “这个名字我经常听你说过。就你上次被李白,就你们班那个孩子灌了两杯之后不是醉了嘛,我和凯送你回去的时候。就听见你在哪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对不起然后喊着玄策这个名字。这孩子不会就是他吧。话说玄策和你什么关系?”木兰一口气说完有长串话。找个板凳坐在上面等待守约的回答。

  “我。。我想先去见见给孩子!!木兰姐他现在在哪?”守约没有先选择回答,而是问这个孩子的去向。

  找到了!找到了!我的弟弟。就在我身边我马上就能见到了。

  守约第一次这样高兴。高兴写在脸上谁都能看出来。

  “应该在校长室,你在这等等马上孩子会被送过来。”花木兰第一次见到这么开心的守约。看到自己的小弟(?)这么高兴自己当然也跟着高兴。

  “那么趁他们还没来和我说说看,你和这个孩子什么关系吧。”木兰继续追问这个问题,毕竟是自己的下属有什么事一定要了解清楚,当一个负责的上司。

  守约简单的说了说自己小时候不小心把玄策弄丢这件事。找了十年左右。

  “那你的父母呢?他们不帮忙吗?不报警吗?孩子丢了这么大的事。”木兰听到小孩走丢,就觉得父母太不负责了孩子丢了,都不知道报警。

  “我们从小就没有父母。”守约说的时候没有一点伤心或者其他悲观的情绪。就是很平淡。

  木兰愣住了,她不知道自己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想道歉只是感觉守约还没有说完,暂时不插嘴。

  “我从小和玄策相依为命,他就这样不见了。我被送到福利院被一家人收养。我过的很好但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情况?我的弟弟。你过得还好吗?有想过哥哥吗?”守约说的时候眼睛里面的泪珠一直在打转。

  “守约你要振作!!你的弟弟马上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开开心心的去见这个失散已久的弟弟!”

  木兰对自己刚才冒犯的行为一边感到抱歉一边安慰守约。

  “呃。请问这里是五班的办公室吗?”门口想起一个成年男人的声音,打断了木兰想要继续安慰的话。

  “您好,我是五班的班主任百里守约。请进。”守约坐在自己位子上。整理资料。偷偷抹掉眼角不小心漏出的眼泪。

  “玄策进来。这是你的班主任。”对方的成年男人喊着后面的孩子进来。

  守约马上站起来,看着前面这个少年。他怎么可能不认识他呢?这可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啊。

  “玄。。策。还记得哥哥吗?”即便长大了长开了,守约还是能一眼忍出他亲爱的弟弟。

  “哥。。哥?。”玄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好了好了你们兄弟两个先叙旧我和这位李兰陵先生有点帐要算清。”原来送玄策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木兰的死对头。

  从小学的时候一直作对的学长。小学当学生会会长就是他们两个在抢。

  长大后,也还是前段时间又因为兰陵拒绝了木兰一个学妹的告白,学妹和木兰哭了一晚上。

  木兰就好奇为什么你被兰陵拒绝了要来找我哭?!!现在都三点了!!小学妹!消停点啊!!

  然后双兰两人出去了。

  “哥哥!!!我就知道你还记得我!!哥哥一直是我的!!”玄策冲上去直接抱住守约。在他怀里感受的守约身上的气息。

  哥哥啊。我的哥哥。哥哥身上的味道一点没变呢。

  不得不说的是玄策像只小狗一样,小时候就喜欢每天抱着自己的哥哥,就知道抱着闻,小时候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玄策不会生哥哥的气吗?”守约像小时候一样摸着玄策的头给他顺毛(?)。小心翼翼的问着。

  “生气啊!可是看到哥哥又生不起来了。哥哥真的一点不让人省心。唉。现在瘦成这样子。一点都不好。”玄策说着捏捏守约的腰。

  心想,真细怎么这么细的。哥哥吃了不少苦吧。好瘦。一定要把哥哥养的白白胖胖的。

  在守约的肚子上揉来揉去。把手伸进去,发现诶哟还有腹肌!!!

  但是玄策没有注意到他手碰到守约肌肤的时候,他的耳朵红了。身体轻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哥,你都这么瘦了竟然还有腹肌!!”玄策抬头看着他哥惊讶的说到。

  “玄,,,玄策。不要再揉了。噗哈哈哈这里好痒!”玄策使坏的挠守约的痒处。

  “嘿嘿,哥哥也不要摸我头了,会长不高的。”玄策把使坏的手拿出来抱住自己的哥哥。

  美好的早上

  两个人抱在一起

  多年后的相见不是反目成仇,也不是对方缺胳膊少腿真的很棒了。

  过了一会,木兰进来了。看见两兄弟抱在一块聊天。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进来了

  “咳咳,玄策不是我说你多大的人了。还缠着哥哥撒娇。要撒娇回家撒娇去。我已经和兰陵说过了。你就和你哥先回家吧。明天准时来上课。”

  木兰说完看了看守约。“我在说什么傻话哈哈哈你可是和守约一块住。”

  木兰交代完也就离开了。

  守约一看时间十一点了,也差不多该回家了。整理整理好东西。便带上玄策一块回家了。

  “当时我乱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原因。我真想掐死以前的自己。哥你这几年一定因为找不到我很伤心吧。真的真的真的对不起。哥我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以后我就要保护你。做你的)台词(。”

  玄策说完发现哥哥没有回答。不知道哥哥要说什么。有点紧张。为什么我咬紧张又不是和女孩子告白啊?!

  “哥?前面要怎么走?”玄策就换了一个话题。

  坐在后座的守约被自己弟弟刚才的话震惊到了。抱着玄策的后背,把头埋在玄策的脖子下面蹭了蹭。

  玄策给这个亲昵的举动弄的轻轻一颤。马上扶稳车子。

  热气吐到玄策的脖子上,玄策吞了吞口水。“前面左转,然后停车剩下的路,可以步行。”

  然后守约带着玄策到达自己的家。

  兄弟两的同居生活现在开始!!!

策约同人文——被弟弟爱上了!?

#策约同人#(别名弟弟太爱我了怎么办?)

 #年下少女攻#年上温柔受#

  现代par (多次出现bug,请见谅)甜文!ooc

   “呜呜。。。。哥哥。。爸爸妈妈。。。你们别走。。隔。不要走。。玄策。玄策一定。。乖乖听话!。呜呜呜哥哥。。不要走好不好?”在这个幽暗的环境里,一个小男孩坐在原地哭泣。孤独,无助感让旁人能轻易感受到。

  守约想要靠近抱住它。安慰一下这个可怜的孩子。可还没走近。

  “滴滴滴————”闹钟吵醒了他。

  “呼——原来是梦啊。。。”守约关掉闹钟坐起来,满身是汗,但是想到今天的工作。

  他马上起床穿衣洗漱打算上班去。

  这个孩子是谁呢?他当然知道,是他的弟弟。

  他两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父母双亡。在这个情况下两个兄弟相依为命。可是命运总是爱捉弄他人来给自己带来快乐。

  在一次上街,玄策不见了,一个小男孩就这样不见了。明明只是一个回头就看见孩子不见了。守约那时年纪小直接吓哭了。守约跑过几条街找了他的弟弟,可是他没有找到。

   不是所以的付出都有回报。这里不是童话,守约从很小时候就开始懂得这个道理。

  然后被当地的警察发现知道守约是一个孤儿马上送往福利院。在里面待了几天。因为守约很听话很快被人看重带回家抚养。收养他的是一对年纪较大的夫妻,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所以只能选择收养这条路。

  当他们看见守约的时候只是温柔的摸摸他的头,耐心询问要不要去和他们一起回去。这温柔换来了愿意的回答。

  可是命运还是在捉弄他。

  守约平平安安的上了大学,中途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自己的弟弟。

  但是

  这对年老的夫妻去世了。他们一辈子没有儿女。他们对守约就像亲生的一样,这是守约第二次感受到情亲还是这么清晰的父爱与母爱。

  死前他们给守约留了一笔钱,让他能读完大学。

  现在的守约是一名教师。在高中教学,因为最近高三的一个老师怀孕了在家养胎,也就让守约这个没有当过班主任的副课老师第一次当班主任。

  第一次当班主任难免有点紧张。在教师坐了好久梳理梳理心态,去了班级。

  这个班级是学校打乱了又重新分的,只能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不多不少也就两个。不过这两个竟然是他以前带过最调皮的!!!

  守约想转身直接离开班级的心都有了,这个班主任谁爱当谁当!

  但是他又想了想,保持微笑用良好的心态面对学生。

  一天接待完新生,没把守约怎么着,自己班体育老师赵云找回来和守约说什么分要调到隔壁班去当体育老师。

  “行吧行吧,可以啊隔壁体育老师叫什么?叫他和你换换。”守约实在是累了。摆摆手就答应了。

  趴桌子上刚打算睡会。

  “啪!”木兰丢了一份资料到守约办公桌上。把守约吓得毫无睡意。愣愣的看着木兰。

  “你们班来了一个新转学生。叫什么玄策。?”说到这个名字守约突然抬头盯着木兰姐。木兰姐看了看守约继续说下文。

我要夸爆她!!!呜呜呜好开心我生日是9.21!!!虽然迟到了但是超开心的!!(猛男落泪!!)

幺蛾子——试图周更:

是美丽希哥的生贺!!!
@沙雕希哥
迟了好多好多天!
男孩子!男孩子!男孩子!
花花是紫茉莉!(虽然不像)
给希锅说一句迟到的生日快乐!
最后一张慎点!
我!幺蛾子!魔人上色!魔人打光!直男拍照!

快乐指绘。拿别人家的平板和我的手指画的。

评论区注意素质。

到底是谁!偷了我的内裤!(下)

“不行。”杰克果断拒绝,不带一点犹豫。甚至还像摇头给她看。

  “为什么?你一定隐藏了什么?老师包庇学生可不好。快让我进去看看。”艾玛看她这个态度,开始放狠话了。

  关键是里面开着空调!!!

  艾玛刚走近的时候那个冷气!!哎呦喂爽诶!

  “艾玛。。。杰克先生的为人我们还要相信的。”在旁边沉默了两分钟的艾米丽发话了。

  艾玛看着艾米丽有点无奈的笑了。

  内心:我的艾米丽啊!你真是天使善良+善良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说你了。可是我真的好热啊!!蚊子咬的超级痒。哎呦呦!刚才咬的抠了一下,现在疼的我诶。

  “但是杰克先生我们相信你,所以也请给我们进去坐坐,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您光明磊落,你要是一直不放我们进去,我甚至要开始怀疑你了。”艾米丽又接上上面没说完的话。看着杰克。想从他眼神里捕捉什么。

  “你们内裤也拿回去了,一定要这样吗?至于一直追究下去吗?”杰克还是不让进。虽然他也被蚊子咬了,但是!!为了绅士形象!不能扣。

  “至于!!”

  “至于!!”

  艾玛和艾米丽两个人异口同声。

  “嗯。。。好。。好吧。女士们请。”杰克着实给这两位女士吓到了。然后朝屋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进屋看到还有一个人在这个杰克这个单人宿舍里面。

  “哇!奈布。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唉我。我这就回去了”艾米丽拖着艾玛,马上跑回自己宿舍。

  刚洗完澡出来吹头发的奈布看到在艾玛她们到艾玛她们离开没超过两分钟。

  一脸懵圈。然后望着在门口笑的意味深长的杰克。

  “明天我们两个啊。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咯~”杰克摆摆手躺床上睡觉咯。

  奈布更加蒙圈的看着杰克。

  ?!

  我不过就是锻炼太晚了然后我们宿舍这个时候停水了来你这洗个澡吗?我怎么了?我。

  一脸蒙圈的继续把头发吹干。

  然后某女生宿舍就不简单了。今晚叽叽喳喳的声音还不少。

  “我刚才去追偷内裤的小偷,然后不小心看到杰克老师房间里面竟然有奈布!!!”

  “对对对,奈布刚洗完澡出来。难道他们两个谈恋爱传言是真的!?”

  “这个时候不是学校规定的停水吗?”

  “不不不,你想想这个时间正好洗完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可能刚做完。然后杰克刚洗完澡出来看见内裤掉他房间了。他那个人肯定要跑出来问问。然后我们要进去他死活不让看把我气(热)的。

  肯定隐瞒了什么?他想着奈布洗澡没有那么快肯定能和我们谈完。可是没想到一进去奈布刚好洗完。还在外面吹头发。

  不用说了。我们都懂。我就说他们说情侣。你们还不信。明天我们去贴吧把帖子填了说已经证实。”

  “等等,你说奈布在吹头发?”

  “嗯?对啊。怎么了?”

  “颜!呜呜不能说太大声啊。你不懂吗?喔我的天!还玩情/趣杰克老师和奈布我站一辈子!!!”

  “哎呀我的天。我怎么没想到?厉害啊!”

 女生宿舍在半夜这样叽叽喳喳最后引来了值班老师。严厉训斥下。终于真的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

  “对了艾玛,你那个内裤小偷不捉了吗?”艾米丽陪艾玛刷牙,刚漱完口想到这个事情还没解决。

  “诶?他偷的又不是我内裤,我为什么要抓着不放啊?”

  “那你昨天还要坚持问杰克老师。。”

  “没有没有啦!昨天看错了!看错了!”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是想蹭空调。

  

杰佣同人文【到底是谁偷了我的内裤】上

  Cp:杰佣 医园医

  我流警告
  

  现代。

  “啊啊啊!!!前面的你给我站住!!!你拿我内裤什么意思?”艾玛发挥出了她短跑小王子的实力。在这黑灯瞎火的情况下,一路紧跟目标,丝毫不松懈半分。

  如果不是对方求生欲过于强烈。恐怕在如此强悍的女人面前早已命丧黄泉。

  直到跑到老师宿舍门口,小偷一个风骚走位窜进草丛。

  “好啊?!你这个小偷!!死变态!!偷内裤!!!”

  “如果不是我爸说今年我本命年不能杀人,我抓到你,你给我小心点!!!”

  “您就给我躲!!继续躲!!!我一个一个草丛给你找,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躲!”艾玛说话咬牙切齿的,一边说着,还不在草丛里面翻找。

  这么大动静肯定惊动其他人,能让艾玛这么动怒可能是什么重大事情。

  “艾玛,,,呼。。。别。。别气。。呼”艾米丽其实一直跟在艾玛后面可惜跑的没有他们两个快。现在跑到已经是气喘吁吁的,讲话上气不接下气。

  在原地把呼吸捋顺了,便和艾玛一起寻找,这黑灯瞎火的基本好多人都睡着了。

  ‘啊。。怎么办?我要是被艾玛发现会被现场处决吧?啊啊啊不敢出去啊!’等等这里是老师宿舍,我记得艾玛的父亲也住里面。要不我扔进去好了。剩下给他们解释好了。

  好嘞,走你!

  一条白色内裤从窗户飞进屋子。

  ‘成功到达目的地!’丢的人做了个耶的手势,再用风骚走位还是想办法在他们看不到的空隙钻出草丛。

  感觉到动静,杰克第一个起身去看看情况。

  “这是什么?一条白色内裤?”‘精致’的杰克女孩弯腰捡起地上的内裤两个指头夹着内裤,走出门来询问。

  正好看见在翻草丛的艾玛和艾米丽。半天也烦了。拍拍艾米丽的肩。等对方抬起头。注视着她。

  “要不我现在浇点汽油,你去找打火机我们一把火烧了。这样更方便也不会累着你。”艾玛一脸正经看着艾米丽说到。

  这话被杰克的声音打断。

  “喂!我这捡到一个白色内裤请问是你们的吗?”

  艾米丽被声音吸引看过去,听清楚了内容然后询问艾玛。

  “艾玛是你的内裤吗?”艾米丽回头问艾玛。

  “好像是的。我们过去看看。”艾玛靠近杰克,看了看他手上的内裤确认一番便自己拿着了。

  “请问你知道是谁拿来的吗?”

  “要不?我们进去谈谈”在外面蚊子咬的痒死了。

  “不行。”杰克果断拒绝,不带一点犹豫。甚至还像摇头给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