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希哥

这里囖希


重口人士,喜欢互攻,喜欢小男孩清纯的恋爱。

冰淇淋和蛋糕♡卡埃(1)

    冰淇淋很甜吃一口就会爱上它,蛋糕很甜但同时也有点腻吃多了受不了。

  校园AU

  设定abo

   卡米尔是A,信息素是蛋糕味。

    埃米是O,信息素是冰淇淋味。



   

    我在暗恋他,卡米尔第一次因为长时间的看一个人忘了和老哥的聚会时间而迟到,就知道这个事实。

     那个男孩的姐姐总是喜欢欺负他,却又在他被其他A调戏的时候站出来赶跑他们,或许我离的再近一点,他姐也会把我当成调戏他弟的A。

     第一次见到那个男孩是在陪老哥干完一架之后的善后工作处理时。

      他看到那个男孩窝在一个角落瑟瑟发抖低头喘气,刚才打架的时候他原来一直在旁边,A在打架时会散发自己的信息素,而这么浓烈的信息素给这个男孩带来的结果只有一个。

   发情

   卡米尔走近这个发情的男孩蹲下来,很友好的没有散发自己的信息素,来让他崩溃。

    “你没事吧?”他有事,他当然有事,但是卡米尔被他甜甜的信息素给甜到了,应该是冰淇淋的味道。竟然问这么没用的问题。

   

     “诶。。?抱歉哈我真的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我只是在不小心路过。”埃米没想到会被人发现他在这里,显然给吓到了但是想到对方的身份老实回答。现在的埃米,虽然发情了,但是由于刚才注射了抑制剂的原因,现在是能说完整的话,只是有点不清楚。

   

      埃米身上冰淇淋味道太甜了,对于卡米尔这种甜食控而言毫无抵抗力,卡米尔凑到埃米的脖子上闻着埃米的信息素。埃米被这一举动吓到了,但是腿软的根本动不了。

    

      “你身上的味道好甜。”那是啊,毕竟我的信息素是冰淇淋。埃米绷紧身子。



     啊啊啊他的头发蹭到我的下巴了!!好软的质感,诶?帽子掉了帽子掉了!!我要不要告诉他,算了,看他反应也没那么想捡。

   

     不知道埃米心理活动那么丰富的卡米尔,正被他这甜甜信息素所吸引,冰淇淋实在是太迷人了。

   

     把鼻子凑到人家脖子上就为闻他那个冰淇淋味的信息素!?

  

      好吧,或许也就卡米尔这种级别的甜食控做得出来。

   

      “卡米尔,快来,我们要走了。”后面是他大哥的召唤。

    

     虽然冰淇淋的味道的信息素很迷人,但是他等下就能吃到真的冰淇淋,所以站了起来。

  

    用他蓝色的眼睛看了眼埃米,然后弯腰捡起自己的帽子带上,然后转身离去。

“来了。”留埃米一个人在小巷里。



   



     埃米暗恋那个男孩,在他经历那件事后第一次因为上课想这个叫卡米尔的男孩被老师点名回答不出问题批评时,他就知道了。

   

      他在上次之后一直想这个男孩,他那蓝色的眼睛,他那柔软的头发带给他的触感。直到他被老师批评后才清楚这个感觉!

   

   这个感觉!!是他妈该死的爱情啊!!

  

    我怎么可以喜欢上他,埃米意识到这件事后,脸迅速红了,老师因为他知道什么羞耻心了,所以就叫他坐下,坐下后埃米把头埋在自己的两臂之间。

     

     其实喜欢上他的感觉也不赖。。。?


    双向暗恋真痛苦。

老师:我算助攻吗?(???)

雷狮:我弟弟错过聚会不是因为堵车吗?(???) 


下章再次碰面!


想看绿红动画互动啊啊啊啊啊

策约同人文——弟弟爱上我了?!

#cp策约,双兰

本篇为第二篇第一篇看评论↓
“你们班来了一个新转学生。叫什么玄策。?”说到这个名字守约突然抬头盯着木兰姐。木兰姐看了看守约继续说下文。

  “这个名字我经常听你说过。就你上次被李白,就你们班那个孩子灌了两杯之后不是醉了嘛,我和凯送你回去的时候。就听见你在哪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对不起然后喊着玄策这个名字。这孩子不会就是他吧。话说玄策和你什么关系?”木兰一口气说完有长串话。找个板凳坐在上面等待守约的回答。

  “我。。我想先去见见给孩子!!木兰姐他现在在哪?”守约没有先选择回答,而是问这个孩子的去向。

  找到了!找到了!我的弟弟。就在我身边我马上就能见到了。

  守约第一次这样高兴。高兴写在脸上谁都能看出来。

  “应该在校长室,你在这等等马上孩子会被送过来。”花木兰第一次见到这么开心的守约。看到自己的小弟(?)这么高兴自己当然也跟着高兴。

  “那么趁他们还没来和我说说看,你和这个孩子什么关系吧。”木兰继续追问这个问题,毕竟是自己的下属有什么事一定要了解清楚,当一个负责的上司。

  守约简单的说了说自己小时候不小心把玄策弄丢这件事。找了十年左右。

  “那你的父母呢?他们不帮忙吗?不报警吗?孩子丢了这么大的事。”木兰听到小孩走丢,就觉得父母太不负责了孩子丢了,都不知道报警。

  “我们从小就没有父母。”守约说的时候没有一点伤心或者其他悲观的情绪。就是很平淡。

  木兰愣住了,她不知道自己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想道歉只是感觉守约还没有说完,暂时不插嘴。

  “我从小和玄策相依为命,他就这样不见了。我被送到福利院被一家人收养。我过的很好但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情况?我的弟弟。你过得还好吗?有想过哥哥吗?”守约说的时候眼睛里面的泪珠一直在打转。

  “守约你要振作!!你的弟弟马上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开开心心的去见这个失散已久的弟弟!”

  木兰对自己刚才冒犯的行为一边感到抱歉一边安慰守约。

  “呃。请问这里是五班的办公室吗?”门口想起一个成年男人的声音,打断了木兰想要继续安慰的话。

  “您好,我是五班的班主任百里守约。请进。”守约坐在自己位子上。整理资料。偷偷抹掉眼角不小心漏出的眼泪。

  “玄策进来。这是你的班主任。”对方的成年男人喊着后面的孩子进来。

  守约马上站起来,看着前面这个少年。他怎么可能不认识他呢?这可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啊。

  “玄。。策。还记得哥哥吗?”即便长大了长开了,守约还是能一眼忍出他亲爱的弟弟。

  “哥。。哥?。”玄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好了好了你们兄弟两个先叙旧我和这位李兰陵先生有点帐要算清。”原来送玄策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木兰的死对头。

  从小学的时候一直作对的学长。小学当学生会会长就是他们两个在抢。

  长大后,也还是前段时间又因为兰陵拒绝了木兰一个学妹的告白,学妹和木兰哭了一晚上。

  木兰就好奇为什么你被兰陵拒绝了要来找我哭?!!现在都三点了!!小学妹!消停点啊!!

  然后双兰两人出去了。

  “哥哥!!!我就知道你还记得我!!哥哥一直是我的!!”玄策冲上去直接抱住守约。在他怀里感受的守约身上的气息。

  哥哥啊。我的哥哥。哥哥身上的味道一点没变呢。

  不得不说的是玄策像只小狗一样,小时候就喜欢每天抱着自己的哥哥,就知道抱着闻,小时候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玄策不会生哥哥的气吗?”守约像小时候一样摸着玄策的头给他顺毛(?)。小心翼翼的问着。

  “生气啊!可是看到哥哥又生不起来了。哥哥真的一点不让人省心。唉。现在瘦成这样子。一点都不好。”玄策说着捏捏守约的腰。

  心想,真细怎么这么细的。哥哥吃了不少苦吧。好瘦。一定要把哥哥养的白白胖胖的。

  在守约的肚子上揉来揉去。把手伸进去,发现诶哟还有腹肌!!!

  但是玄策没有注意到他手碰到守约肌肤的时候,他的耳朵红了。身体轻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哥,你都这么瘦了竟然还有腹肌!!”玄策抬头看着他哥惊讶的说到。

  “玄,,,玄策。不要再揉了。噗哈哈哈这里好痒!”玄策使坏的挠守约的痒处。

  “嘿嘿,哥哥也不要摸我头了,会长不高的。”玄策把使坏的手拿出来抱住自己的哥哥。

  美好的早上

  两个人抱在一起

  多年后的相见不是反目成仇,也不是对方缺胳膊少腿真的很棒了。

  过了一会,木兰进来了。看见两兄弟抱在一块聊天。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进来了

  “咳咳,玄策不是我说你多大的人了。还缠着哥哥撒娇。要撒娇回家撒娇去。我已经和兰陵说过了。你就和你哥先回家吧。明天准时来上课。”

  木兰说完看了看守约。“我在说什么傻话哈哈哈你可是和守约一块住。”

  木兰交代完也就离开了。

  守约一看时间十一点了,也差不多该回家了。整理整理好东西。便带上玄策一块回家了。

  “当时我乱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原因。我真想掐死以前的自己。哥你这几年一定因为找不到我很伤心吧。真的真的真的对不起。哥我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以后我就要保护你。做你的)台词(。”

  玄策说完发现哥哥没有回答。不知道哥哥要说什么。有点紧张。为什么我咬紧张又不是和女孩子告白啊?!

  “哥?前面要怎么走?”玄策就换了一个话题。

  坐在后座的守约被自己弟弟刚才的话震惊到了。抱着玄策的后背,把头埋在玄策的脖子下面蹭了蹭。

  玄策给这个亲昵的举动弄的轻轻一颤。马上扶稳车子。

  热气吐到玄策的脖子上,玄策吞了吞口水。“前面左转,然后停车剩下的路,可以步行。”

  然后守约带着玄策到达自己的家。

  兄弟两的同居生活现在开始!!!

策约同人文——被弟弟爱上了!?

#策约同人#(别名弟弟太爱我了怎么办?)

 #年下少女攻#年上温柔受#

  现代par (多次出现bug,请见谅)甜文!ooc

   “呜呜。。。。哥哥。。爸爸妈妈。。。你们别走。。隔。不要走。。玄策。玄策一定。。乖乖听话!。呜呜呜哥哥。。不要走好不好?”在这个幽暗的环境里,一个小男孩坐在原地哭泣。孤独,无助感让旁人能轻易感受到。

  守约想要靠近抱住它。安慰一下这个可怜的孩子。可还没走近。

  “滴滴滴————”闹钟吵醒了他。

  “呼——原来是梦啊。。。”守约关掉闹钟坐起来,满身是汗,但是想到今天的工作。

  他马上起床穿衣洗漱打算上班去。

  这个孩子是谁呢?他当然知道,是他的弟弟。

  他两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父母双亡。在这个情况下两个兄弟相依为命。可是命运总是爱捉弄他人来给自己带来快乐。

  在一次上街,玄策不见了,一个小男孩就这样不见了。明明只是一个回头就看见孩子不见了。守约那时年纪小直接吓哭了。守约跑过几条街找了他的弟弟,可是他没有找到。

   不是所以的付出都有回报。这里不是童话,守约从很小时候就开始懂得这个道理。

  然后被当地的警察发现知道守约是一个孤儿马上送往福利院。在里面待了几天。因为守约很听话很快被人看重带回家抚养。收养他的是一对年纪较大的夫妻,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所以只能选择收养这条路。

  当他们看见守约的时候只是温柔的摸摸他的头,耐心询问要不要去和他们一起回去。这温柔换来了愿意的回答。

  可是命运还是在捉弄他。

  守约平平安安的上了大学,中途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自己的弟弟。

  但是

  这对年老的夫妻去世了。他们一辈子没有儿女。他们对守约就像亲生的一样,这是守约第二次感受到情亲还是这么清晰的父爱与母爱。

  死前他们给守约留了一笔钱,让他能读完大学。

  现在的守约是一名教师。在高中教学,因为最近高三的一个老师怀孕了在家养胎,也就让守约这个没有当过班主任的副课老师第一次当班主任。

  第一次当班主任难免有点紧张。在教师坐了好久梳理梳理心态,去了班级。

  这个班级是学校打乱了又重新分的,只能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不多不少也就两个。不过这两个竟然是他以前带过最调皮的!!!

  守约想转身直接离开班级的心都有了,这个班主任谁爱当谁当!

  但是他又想了想,保持微笑用良好的心态面对学生。

  一天接待完新生,没把守约怎么着,自己班体育老师赵云找回来和守约说什么分要调到隔壁班去当体育老师。

  “行吧行吧,可以啊隔壁体育老师叫什么?叫他和你换换。”守约实在是累了。摆摆手就答应了。

  趴桌子上刚打算睡会。

  “啪!”木兰丢了一份资料到守约办公桌上。把守约吓得毫无睡意。愣愣的看着木兰。

  “你们班来了一个新转学生。叫什么玄策。?”说到这个名字守约突然抬头盯着木兰姐。木兰姐看了看守约继续说下文。

我要夸爆她!!!呜呜呜好开心我生日是9.21!!!虽然迟到了但是超开心的!!(猛男落泪!!)

幺蛾子——试图周更:

是美丽希哥的生贺!!!
@沙雕希哥
迟了好多好多天!
男孩子!男孩子!男孩子!
花花是紫茉莉!(虽然不像)
给希锅说一句迟到的生日快乐!
最后一张慎点!
我!幺蛾子!魔人上色!魔人打光!直男拍照!

回到梦开始的地方(补档)

     ☆私设预警☆
  

      ☆补档等会看评论☆
    

    ☆旁边小孩吵要是文章有什么蛇皮的地方记得说☆
   
     ☆亲亲私信和评论的宝贝儿
    
     ☆这一章差不多就结束了☆
     

      “噗”杰克轻笑。抬头表情十分微妙的看着奈布。

      “你。你笑什么,你要擦就擦吧我只是条件反射。”奈布放开抓着的手。本来就坐在床边,杰克蹲着帮奈布擦,杰克要擦大腿根的时候叫

社会,文明,和谐。。。
。。。。。。。。。。。
     “可爱你妈个头!”奈布一拳上去把杰克直接从床上打了下去。

     “咚!”杰克掉到地上的声音,杰克表示这一拳力气不小。可疼了。

     “呃。。。甜心我错了,要不我帮你擦擦?”

      “不用快滚,去给我打盆水我自己洗。”

    “行吧,不烦你了。”

      杰克爬起来给奈布打了一盆水给奈布。
   

     可能只有夜晚才知道奈布脸红了一晚上压根没睡好。

      剩下的日子里每天都是杰克照顾他,他也问过杰克有没有其他人。或者他说他想离开房间之类的。

    而杰克只是转移话题或者叫他好好养伤之类的。

    有时也会和杰克单纯的聊聊天之类。他的喜好杰克都知道,感觉好像真的认识一样,但是问起是怎么认识的他又转移话题。

    这个男人真的很奇怪用各种理由让他不要离开这个房间。至少到现在没有做对他有危害的事情。在交流过程中对方一直叫他用杰克来称呼。

    然后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jio克,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床啊?我带了快半个月了,我看你是想憋死我。”

     “还要一段时间,还有我叫杰克,Jack不是jio克。”

    “哦,jio----克---jio”

   “嗯。。。。算了随便你好了。”

    又修养了几天。

     今天奈布的绷带阔以拆了。虽然明天都会拆换药然后看见腐烂皮肤,杰克越看越心疼。

   “很疼吧?”

    “嗯。”你个男人不要那么矫情快点换啊!搽药真疼!

     然后今天他的这些腐烂的皮肤在jio克的细心照顾下好的差不多了,至少能看了。又因为这一个月都待在杰克给他的房间里的缘故奈布白了不少。

      平时没事只能看书但是有不认识字就只能看图。看图速度快呀,半个月换了几次书架上的书了。

     然后今天在奈布的百般请求下,答应了带奈布出去走走。有助康复也不错嘛。

     然后给奈布准备了一件件西装,但是奈布穿不习惯,就穿了简单的白衬衫就一起出门了。

     杰克总是喜欢温柔的笑着看着奈布。奈布先开始还会觉得害羞什么的,这目光太灼热了。

     不过,现在奈布已经厚脸皮到不在意了。毕竟那种事都发生过了。“以诚相待”啊!
话说总感觉这条街蛮熟悉的。

    走在路上的奈布看看周围。

     前面有一个公告栏,因为雇佣兵的习惯直接凑上去看,看到悬赏那一栏,诶嘿这个价格好高。希望能给我一半的钱就行了。

     奈布拉着杰克走近一看哦豁好巧不巧呢?这个悬赏最高的似乎。。

第一章(2)

    ☆之前发过现在重发因为看不清☆
     ☆我怕和谐,然后妹妹教我一些词正好用上☆
      ☆车车没有发☆
       ☆我会发的,等补档☆
       ☆亲亲私信的宝贝告诉我☆
     

      “哦?你不记得了吗?我们是恋人啊?我喊你甜心还是经过你的同意呢?那好吧行行行我喊你奈布总可以吧?”说着一边慢慢靠近床,最后直接坐到床上,将盘子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不考虑吃点东西吗?你躺了好几天呢身体一定很虚弱。我的奈布~”

  有意识的避开话题。

   这个男人。

    不可信。

      奈布看着他,眼神严肃,而对方却是始终保持着温柔的眼神。带着一点宠溺。目光竟然让他有点熟悉。

     或许他们真的认识不过是他忘了?

      奈布也不看他了,指了指旁边的盘子。杰克马上懂他的意思,把盘子端到奈布面前。

     奈布拿着上面的面包啃起来,也不管什么味道。吃完然后喝了杯奶。放到盘子上去。

      杰克看着奈布吃完满意的笑了笑。用手将奈布嘴边的一点面包屑用手夹下来塞到自己嘴里。简单的嚼了嚼。然后端着盘子转身就走出门。

     “如果不想一直躺着就出去玩玩,你不怕伤口裂开的话。”

       “我知道了,我躺下休息。”

     奈布躺下把头蒙到被子里。他脸红了。他实在太温柔了。
   

     关键是

      关键是!他吃了下去!

      刚才那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要脸红,这个动作实在太亲昵了吧。
   

       奈布这个小直男陷入了神奇的领域思考。

      到了晚上杰克坚持要亲自给奈布洗澡。奈布拗不过就看着杰克那种毛巾打湿然后,扒掉自己的上衣,露出自己身上的伤。裂开的伤口,以及因为太重而留下的伤疤,新伤旧伤就叠在一起。甚至不知道那么深的口子是如何挺过来的。

      很疼?不这不算什么。比起冰凉的子弹穿过这里后面的疼痛更让我舒适因为他会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杰克看着这些伤口满脸写着心疼。轻轻擦拭伤口。

      杰克抬头看看 奈布对方把头侧到一边没有看他,然后打算扒掉裤子擦拭大腿。
把裤子的手被人抓住。抬头看见是奈布抓的。

     “你干嘛?”

     “帮你擦擦啊,噗你在紧张什么?”杰克看着奈布一脸平静的脸,打算挣开抓着他的手,然后一撇看到奈布的耳朵红了。

    

第一章

    ☆之前发过但是因为看不清所以再发一次☆
  

      ☆私设,我流奈布和我流杰克☆☆!
  

      ☆有剧情有后续(咕咕咕)☆    ☆
  

    ☆车车补档看情况☆

        没有刺眼的阳光,没有硝烟弥漫的气息,也没有血腥的味道。打探着身边的环境。是一个正常的青年男性的房间。

      奈布醒来发现自己躺着床上。
床很软,他敢保证这是他这辈子睡过最软的床了。他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爬起来查看周围的环境。而是继续躺着。思绪放空,两眼望着天花板。
     

      好累。他此刻只想表达这个。

     他身上受着很重的伤,不论是同伴的背叛引起的还是战争带来的。他累了。他厌倦这个世界。
  
      想想自己之前到底是为了什么活下来的。为了同伴?为了亲人?
  

     可笑!看着自己的同伴为了利益亲手伤害他时。看着自己的父亲为了生存将他送给别人时。
    

      他这些念头似乎就都不成立。
 
     闭上眼睛,奈布更愿意死死的沉睡过去。

    “嗯嗯嗯....哼嗯...”耳边传来一阵哼歌的声音。似乎心情很好。越来越近
奈布睁眼抬头朝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看到的眼前锁起来的门。

      那人轻轻的扭动着把手将门打开,看到的是一个估摸着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身着西装,手上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是一点小面包和一个煎蛋外加一杯牛奶。

        那人优雅的将门关上,转身看见床上一个醒来的奈布望着他。

      “杰克”只是优雅的笑着,温柔的看着他。眼神带着欢喜。

      “看来,我时间算的刚刚好,甜心正好这个时候醒来。我还要以为要躺几个月呢。”说着用手捏捏奈布的脸。

     “甜心?我们并没有交集吧?我压根就没有见过你,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人!”奈布不顾身上的伤抬手拍走杰克的手。直接坐起来。

  .    把杰克逼退一段路。即使这样因为扯动伤口,带来了不小的疼痛感。但是表情还是很严肃。

      奈布看着眼前这个人,他从进来一开始,奈布就对他很不满。

      是因为他一身的修养象征着他是个贵族从他

      精致的皮肤可以看出他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也好,还是因为对这个环境的莫名的熟悉引起的不舒适也好。
    
     反正他现在脾气很大。

      “哦?你不记得了吗?”